绝不可以将“人体免疫力”与“人体自主抗病能力”两个概念混为

2021-08-14 10:42   来源: 大众导报网

绝不可以将“人体免疫力”与“人体自主抗病能力”两个概念混为一谈———中医药战略学家杨俊耀

C:\Users\ADMINI~1\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ead06e49fcb49e69052b6bd9df8c8df.jpg

  西医近年来的大张旗鼓地宣扬如何如何要关注与提高人体免疫力其实就是其在面对各种慢性病、疑难病和各类重大疾病而黔驴技穷时施放的一种烟雾弹,是为转移人们的视线,是惧怕民众对其将会愈来愈不再相信而使出的一个小小伎俩而已,可谓也是它最后的一块遮羞布。殊不知,人体免疫系统只是对一般性且程度较轻而发展变化较急速的外感疾病的初步性防护与阻隔和对部分内损疾病的病理性改变和态势给予提示(预警机制)而已,若过分地注重免疫力的重要性就势必会掩饰了疾病存在的层次之分和忽略了疾病之间的子项与子项,子项与多级复合证之间的独立性、相关性、整体性,无法区分矛盾的主次之分,无法处理解决好矛盾的对立统一性,概而言之,过度强调免疫力其最终结果是把正确的治疗方式方法却给导向到歧途上,真是为害之深矣。

  新冠肺炎病毒就其无论怎样千变万化但它仍就是自然界的空气在流动的过程中挟带易致菌毒的微生物在特定的地理、气候环境下形成的自然产物而较之以往或是和平常时所出现的其它类型的菌毒势力强猛、传播范围广、速度快而已。打个比方,就象是雷鸣电闪、狂风暴雨与台风、海啸等来势速猛的一样形式出现,但它仍只不过还是自然界一定时期一定条件下产生的疠气罢了。其主要传播途径就是空气,在体质差的人(尤其是有许多基础病)的人体上存在也只不过是客居留宿,并与人体上原本的(因患有基础病或身体机能性素弱)邪气相搏而得以生存或并随时在寻找新的宿主得以更久繁衍生息而已。

  人体免疫力与人体自主抗病能力是两个很不相同的概念,增强、增加、提高人体免疫力,是一种误导和会伤害人体生命健康的谬论,妥当的说法是要平衡免疫力甚或是让失衡的免疫力得以重建;正确的提法是要提高、增强人体的自主抗病能力。若是从中医学角度来看人体自主抗病能力,可做如下的理解,即是对每个个体的身心健康与否要从紧紧抓住“扶正”与“祛邪”之间的辨证关系,在注重主证的同时,通过对病症的客观指标的宏观判断和微观分析,以祖国传统医学理论为基点,以生理结构定病位,以生理机能障碍邪气性质定病性,剖析病理,揭示其发展趋势,并对病人的心态和社会背景进行评价,充分依据病人的生理、心理和社会特征进行诊断与治疗,以多途径、多环节的调节方式使机体气足血流、气通瘀行、塞散经络畅顺,最终以调动人体巨大的自身调节与储备潜力,使人体重新获得新的动力为转归,达到邪去正复病愈之目的。然而,一直以来,医学界偏偏有为数不少的专家、教授把这两个概念混为一谈了,在误导广大民众!

  在学术界,若是缺乏严谨治学精神和质疑精神的情况下,一个谎言能流传上千年。比如,提高免疫力就是近年来尤其是当下最火的提法,无论是哪些专家、教授,还是做养生的伪师及部分保健品厂商,张口闭口就来,真是害人不浅矣。

  人体的免疫系统主要是淋巴细胞,分为T和B淋巴细胞,分别负责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T淋巴细胞分为0KT2、OKT4、0KT8等亚群,正常人0KT4和0KT8保持一定比例,保证人体正常的细胞免疫功能。若0KT4降低,OKT8正常,OKT4/T8降低,则表明机体细胞免疫功能低下(盲人摸象的认识)。但我个人认为应该说是免疫功能被启动开始应答且超过其阈值所限之反应以及脾、肺、肝、肾、心、胆、胃、肠五脏六腑尤其是脾之功能障碍而致体内津液失常的生理、病理改变而导致的免疫系统发生不及(低下)或过及(过強)表现而已,而且免疫力过强在临床表现更是司空见惯,占比例要多,譬如2020年武汉新冠肺炎时期,“炎症风暴”的启动,就是非常明显的佐证,还有平时常见的变态反应性皮肤病、风湿性病及β-受体过过敏综合征心脏受累等等……。若仅言免疫功能低下而讲提高之,则是错误的表述及误导。

  当今时代各种慢性病、疑难杂症及重大疾病的存在且呈递增的态势,其实它真的与所谓的免疫力强弱与否关系甚微!真正的罪魁祸首应该是自西医药闯入国门后,持续性的医源性、药源性损害,庸医伪师的错误引导,让人体形成了第三病因(比如:郁、瘀、痰湿、结石等病理产物),由第三病因(继发病因)而造成的。

  象此轮的所谓“德尔塔毒株”仍属中医“疫病”范畴,其病机应该是中医学的“冰伏”或“火包寒”。回想一下今年的前多半年的气候变化情况,立夏前后,春未夏初,全国各地普降雨水过久过多,水为至阴,人体与万物皆被以“寒湿”所居所依,然暑期一至,天气突热,气温骤增,热浪扑身,人体之寒湿尚未迨散,却被暑热所裹,尤其是素体阳虚之人,至阳气重伤,阳气式微,体内寒湿之邪又被暑热(火)所迫,深伏于内,导致“火包寒”而成了冰冻之势,故而气机为之闭塞,阴阳之气不相顺接,阳气不能达于四未。证见小便不爽,大便粘着难解,精神萎靡,面色苍白晦暗,胸脘痞闷堵满概重,憋气似喘,气难接续,四肢厥冷,少腹绞痛,颈面如肿,舌淡润水滑,多液欲滴,脉象沉迟伏或沉涩,脉象沉迟伏或沉涩,重按脉难应指。临证会发现,绝大多数被感染者,既有表寒,又有里热;既有阳虚,又有实热;既有水饮,又有表邪的复杂证候。若但清其里热则表寒更加闭郁而热反甚;若但用解表则心肾阳气必然浮越而不能纳气归肾;若过用温阳则里热必炽而邪火更甚,若但用利水化饮则热邪必然更甚而炽烈。故但清不可,但温不可,但利不可,但补不可。面对这种病机错综复杂,治则治法当应采取:解表兼化饮,散寒兼清热,温阳兼化水。临床用药可参考: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味治疗。

  当然了,笔者我强调免疫力与自主(身)抗病能力的区别,并不是要完全否定免疫力,存在的事物都有其合理性、重要性,只是不能过分夸大它的必要性。若是非常的注重免疫力的重要性、必要性,中医药的免疫性能力更占优势,因为中药它的用药本质上就是低浓度化学品的混合作用。从理论上来说,中药“以毒攻毒”就是利用“毒物兴奋效应”中药物高浓度的毒性作用,消除或抑制病灶;在“调”的过程中,就是通过“毒物兴奋效应”中药物低浓度的刺激作用,提高身体各项机能,达到免疫目的。”这也就是我很早之前且一直所言过的“免疫重建”之构架的学说。

最后借用人民日报所言,即:不仅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更应该把资本关进笼子里,不要妄想大而不倒,更不要妄想像韩国财阀一样操控一切,这里是中国!


责任编辑:李编
分享到:
0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大众导报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和镜像,如有发现追究法律责任 粤ICP备2020138440号